本版块内容

财富返回目录>

于葆忠动情回忆 太平境外专营时期风雨兼程,爱国奉献最为可爱!

于葆忠,1930 年 4 月出生,1946 年参加革命,1954-1958 年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煤炭工业专业,毕业后分配到山东省计划经济委员会工作。1964 年调入北京,在中国人民银行下属的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从事保险工作。文革期间,国内保险业务停办,成立“9 人小组”处理留守业务,维系民族保险血脉,于葆忠是“9 人小组”副组长。1972 年保险机构恢复后,历任人保驻伦敦代表处代表、香港中国保险港澳管理处主任等职务,1995 年离休。

文 | 冀晓航

在中国太平的 93 年兴衰沉浮的历史发展中,从立足沪上,潮涌香江,到扬帆海外,再到回归祖国大陆,汇聚了一条中国民族保险业发展的历史长河。其中,1980 年到 1997 年被认为是中国太平境外扩展时期。在此期间,中国保险港澳管理处承担了重要的角色。原中国保险港澳管理处主任于葆忠亲述这一时期的风起云涌。

“什么是保险”?

1964 年底,于葆忠从山东省计委工业处调到中国人民银行,被分配去保险公司。“那时我还不知保险公司是做什么的,什么叫保险公司,现在还有吗?”于葆忠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但是由于是组织安排,于葆忠还是离开了工作了 6 年的职位,正式踏入保险业。

虽然到任前,于葆忠内心还对上份工作存有不舍,对保险公司一片空白,但是他心态上也做好了准备,“到哪咱们都是个钉子,到哪就钉到哪了嘛。工匠把你钉到那,你就老老实实在那待着,还得坐稳了,还得有劲!”或许是得益于这种踏实肯干的“钉子精神”,于葆忠在保险业一做就是 30 多年,直到1999 年退休,从茫然的行业新兵成长为保险名将。

而对于此时的保险业情况,于葆忠介绍,他 1965 年报到的时候,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主要做外汇业务,国内业务已经不做了;大概有 50 多个人,“是一个小摊子”。但是这个小摊子在不久后也发生了变化。

按照于葆忠的介绍,1965 年到 1972 年这一段历程,是他一生难忘的,是一段“翻天覆地”的时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机构大精简,中国人民银行并入财政部,变成财政部下属的一个银行业务组。银行业务组下设国外业务组和国内业务组,国外组下设保险小组。1949 年成立的中国人民保险公司,经过 10 多年发展变化,到这时就成了一个小组。

2015 年,当代保险业知名画家袁小斌曾创作一幅油画《中国人保的 1969》,用油彩记录了中国保险史上一段艰难的记忆。于葆忠就是画中的人物之一。

在此前《中国保险报》刊登的《袁小斌:用色彩为历史补白》一文中,对此段历史有着详尽的描写。1969 年4 月,中国人保总公司在职干部中的绝大多数人员被下放到“五七”干校劳动。为了对保留的部分涉外业务进行“收摊”和“守摊”,人民银行总行决定留下 9 名主要从事涉外业务的精英组成一个“保险业务小组”临时机构。也就是说,当时全中国只有 9 个人在从事保险工作,史称“9人小组”。 原是主营涉外业务的北京营业部负责人的于葆忠就在其列。

1972 年,国家要求要稳定下来,要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对外要开展工作。于葆忠作为人保公司代表被派往英国伦敦两年。回国后,便是下放劳动。

1976 年后,于葆忠被调回。“那时候人民银行、保险公司都合并到财政部,财政部下边分两个大组,一个银行大组、一个财政大组。我走的时候是从银行大组的保险小组走的,我回来的时候,保险公司已经恢复了。”此后多个部门。

组建中国保险港澳管理处

1979 年 4 月,国务院决定“逐步恢复国内保险业务”,海外保险也迎来了发展机遇。截至 1990 年底,我国海外各类保险机构发展到了 60 多家。

1981 年港澳银行体制改革中,明确港澳保险公司的领导体制,仍设立保险驻港澳联办处,由银行集团的主要负责人兼保险联办处主任,保险联办处设专职副主任一人,由中国人民保险总公司选派,负责日常工作。

1984 年,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于 1 月起从中国人民银行分设出来,成为国务院直属机构。但是保险驻港澳联办处业务还没有与银行脱钩,仍归中国银行管。于是 6 月份,于葆忠接到新的任务——在国内改革基础上延伸,组建中国保险港澳管理处,将人事、政策、制度都拿来自己管理。

于葆忠面临的并不是一件容易事。“这是一件得罪人的事情。”于葆忠坦言,当时工作还是存在缺陷的,事先没有充分与中国银行交换意见。由此后续也产生了不良影响,尤其是银保业务上的问题,“银保业务组合是很好的,但是行政一分开,人家就有人家的考虑,我非给你吗?我们有的是保险公司,我给别人,别人给我的手续费还比你要多嘛。”此外,吃、住、用原来都是中国银行提供,当时只有一个办公房是自己的。“我去的时候很逗。我接的秦道夫的工作。秦总就一个办公室,外边两个老太太,一个叫周大姐、一个叫张大姐,他的机构就这样。”于葆忠回忆起初期的艰辛,语气轻松却又充满无奈,“你要搞一个公司大发展,你要创业、要开展工作、要独立地运行,力量太弱了不是吗?”

在这个情况下,于葆忠想方设法把机构的架构搭起来,在管理处下设几个业务部门,财会、业务,还有人事。“一个人也好,两个人也好,反正有个架构,将来有人再往里充实。”于葆忠透露当时的打算。

同年 10 月 7 日,经国务院港澳办公室和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成立中国保险港澳管理处。作为中国人民保险集团公司的派出机构,成为与中国银行港澳管理处平行的机构,统一管理港澳地区中资保险集团。主要包括中国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澳门分公司、太平保险公司香港分公司、香港民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澳门分公司、中国再保险 ( 香港 ) 有限公司、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香港分公司、中国保联投资 (香港) 有限公司、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澳门)有限公司、香港新世纪证券 ( 集团 ) 有限公司。

中国保险港澳管理处的正式独立成立,意义重大,当时香港保险界和舆论界把中国保险集团视为一支“新崛起的力量”。

“员工的爱国奉献精神实在是可爱”

据于葆忠介绍,管理处的主要任务是检查、监督、指导、协调、团结当地的华资保险行业,努力参与港澳地区各界的社交活动,开展业务。而在这个过程中,涌现出了一批令人感动和难忘的事情。

首先便是爱国情怀。“员工当时之所以能在我们机构工作,不容易。因为我们的机构工资比社会工资低多了。除非他很爱国,不然的话他进不来,因为他要养家糊口的。”众所周知的沈日昌亦被于葆忠怀念。“沈日昌以个人的名义借了五十万港币,香港民安在他的组织下发展起来。但是后来沈总从来都不讲你的我的,他上交给国家。”还有萧亦煌、黄国础等此前都是外资机构、外商的高级职员,他们进到咱们公司工资就降了一些。还有一些毕业的大学生也是如此。此外,员工敬业奉献,做事严格也给于葆忠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爱国奉献这条精神实在是可爱,员工真的非常可爱!”于葆忠动情讲述。

面对此情,于葆忠决心做出一些改变。“我觉得这不行啊,工资不能太低了,不能让奉献的人觉得辛酸。所以我在这十年,每年都涨 10% 的工资,我宁可少交点利润。”而此举也获得了财政部的支持。

据于葆忠介绍,此前利润上缴财政,在管理处成立以后,财政部批准利润留到香港作为备用金、保险基金。“我走的时候,现金都有十几个亿,也很好。”于葆忠回忆道,对比刚来时的情形,于葆忠此番感受十分真切。

继承、发展、创新

1992 年,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决定将非法人团体的中国保险港澳管理处改组为企业法人。同年 10 月 20 日,由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中国保险有限公司、太平保险有限公司和中国人寿保险有限公司合资组建的香港中国保险(集团)有限公司在香港注册成立,并取代中国保险港澳管理处,以法人身份行使对港澳地区各公司的管理职权和自行经营除保险业务之外的多项业务。集团近半子公司于此间创办,集团经营领域进一步扩展。

原中国保监会副主席、中国保险集团董事长冯晓增曾在采访时介绍道,“于葆忠是组织上派的第一任、也是从头到尾做了全过程的主任。所以好多事情,尤其当时我们怎么在香港在过度前期做的工作,都清楚掌握。”

虽然中国保险港澳管理处在历史维度上存在的时间不算长,但是在当时作为一支“崛起的新力量”,对中国太平后来的集团化经营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亦对港澳回归、国家对外经济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回顾这一阶段,于葆忠认为:“挺好,挺顺利,虽然也有风风雨雨,但都是小波浪。”

随着历史的车轮,中国太平继承着前辈奋斗精神,不断发展,锐意改革,超越创新,“从整体国家历程的角度看,继承、发展、创新这是个系统工程,太平亦是如此。所以太平今后大有希望。”兴致所至,抑或是情到深处自然流露,于葆忠吟诗作对:“太平保险千秋业,宏图壮丽谱新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