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版块内容

生活返回目录>

花花世界,是春天给我们的治愈剂

文 | 刘翔鹏 集团党群工作部

“雪融化会变成什么?”

“是春天吧。”

春天应是四季里最短,却也最温柔、烂漫的季节。这种温柔是万物复苏的悄然生长,更是满城的花开漫漫成海。春风如贵客,一到便繁华。这个春天,我们无比期待。终于,等来了重获新生的绿意、竞相怒放的花朵、日渐变暖的和风……

春天与花花有一场盛大而华丽的旅行,花花家族将嫣红,金黄,粉黛……从南铺到了北,春天跟随着花儿们的足迹,缓缓前进着,色彩洒到哪里,春天就到了哪里。不要再错过春天了,我们一起去看看那些花儿。

总要来一趟南京吧!

一到春天就变成金陵城的南京,格外惹眼。每年三月,这座历经六朝,拥有 7000 多年的古都,都会被春色染成一幅惊艳的人间画卷。这里藏着古老的江南独有的春韵,腊梅从庭院探出红墙,玉兰花在青砖瓦黛里默默绽放,樱花在千年古刹前纷飞起舞。

这儿的春天,从来不缺花事,随意一个拐角都是莫奈的花园,而走进民国风的街巷,一不小心一个转身,就能惹得一身胭脂色。

简单一个古老的词牌名——“金陵春”,仿佛有着无限的韵味。它是一座把历史深藏在时间洪流中,把温柔包容带给世间,也将春日浪漫揉进心底的城市。

鸡鸣寺、玄武湖的樱花,把青瓦红墙的金陵城直接勾勒而出,朝天宫、灵谷寺的盏盏玉兰,悄然绽放于寺庙之中,灵秀又圣洁。林大的樱花大道如电影场景般唯美,中山植物园的春意里多了一抹五彩缤纷,农科院的油菜花也将大地染成金黄,颐和路、碑亭巷和老门东被怒放的蔷薇、木香花搅起阵阵涟漪……每一帧都是现实版的《莫奈的花园》。

梅岗的梅花惊鸿一瞥,鸡鸣寺的樱花如飞雪,朝天宫的玉兰灵性隽永。每年三月,鸡鸣寺的樱花大道都会成为“赏樱顶流”。作为“南朝第一寺”,鸡鸣寺在南朝时期就已成为中国的佛教中心,一千七百多年过去,仍将千年古刹的美勾勒得淋漓尽致。这里的香火一直旺盛不衰,每年春季都有超多的人到这来祈福,不远千里而来,就为见这一路满开的樱花。走到樱花大道,入眼皆是淡淡的粉色,好一场视觉盛宴!这粉色挤满你的眼睛,但又不给人胁迫的感觉,就这么淡淡的、浩瀚的,饱满的刚刚好。到了晚上,夜幕下的樱花更加的浪漫,少了白天的车水马龙,夜樱静谧又唯美,就像一条没有尽头的隧道一般。

“一座朝天宫,半部南都史”,朝天宫拥有 2600 年的宫廷建筑群,最负盛名的是初春的玉兰花。届时,青砖瓦黛中就是满树花香沁人心脾,白色的花朵与寺庙的墙院相互呼应,场景感很绝。看了朝天宫的玉兰花,便知诗里所写的“霓裳片片晚妆新,束素亭亭玉殿春”究竟有多美了。

梅花和玉兰开了又谢,海棠花也静悄悄的露出红颜。从莫愁湖的南门进去,两边都开满海棠,沿着河边走也能看到不少。海棠花看上去特别粉嫩,季羡林先生曾在散文《海棠花》中,就借了海棠花来表达自己的相思之情,所以游子们看到它会颇有感触。

婺源,油菜花的逆袭之路

在很青春的时候,人人都会想要去一次婺源,因为她出名,出了名的好看。特别是三月,金黄的油菜花是她的名片,漫山遍野,层层叠叠,挤挤挨挨,还有水墨人家。

当中国到处都种上了油菜,人们才蓦然发现,原来一直被忽略的油菜花,成为花海之后竟然这么壮观。之前人们一直沉醉于牡丹的国色天香,或是梅花的遗世独立,桃花、菊花的清新淡雅,却淡忘了“丑小鸭”油菜花。

赏油菜花,最经典的还是婺源。

江西婺源最美丽的季节也无疑正是三月中下旬,金黄色的油菜花甘当配角,映衬着白墙灰瓦的徽派建筑。

婺源位于江西省东北,民国以前属于安徽省管辖,是古代徽州的一部分,所以无论建筑还是民风,都透出浓郁的徽派文化。老屋历尽沧桑、高低错落,斑驳的墙壁是时间留下的痕迹。依山傍水也是婺源的特点之一,婺源以山区丘陵为主,油菜种植在层层叠叠的梯田之上,高低起伏的金黄曲线勾勒着小桥、流水、古树与村舍。油菜花装点了白墙灰瓦,让这里的徽派建筑焕发出了别样的生机,即使历经岁月蹉跎,但依然充满希望。

曾经,婺源是古徽州“一府六县 ”的一部分,后来分开了,婺源却依旧将古徽州韵味保留,没有丢失分毫。在时光的酝酿中,反而出落的越发迷人,成为中国古村落之最,惹人无限遐想。

那一座座粉墙黛瓦的徽派建筑,亦让厚重的徽州文化,在这里代代传承。古代徽州人以山为骨,以水为魂,让村落流动在青山绿水之间。碧绿绸绢般的小河与蜿蜒的小桥,将金黄的村落串在一起,古朴的建筑在金黄的见证下,投入山水的怀抱。

在这里,油菜花也变得和婺源一样柔软、祥和、恬静。

春天的婺源是欢快的。人人都在那片黄色的海洋中徜徉,春光洒在脸上,人生如此值得。

与桃花来场浪漫邂逅

“千朵浓芳绮树斜,一枝枝缀乱云霞。凭君莫厌临风看,占断春光是此花。”古人笔下盛开的桃花色胜云霞,锦绣成堆。在骀荡的春风里,漫步桃林,顿时觉得春光无限。

北京平谷素来以盛产蜜桃闻名。春天的平谷不可错过,每年四月,这里漫山桃花红遍,如霞似锦,如海如潮。你可以在万亩桃林中亲近桃花,与桃花比比艳丽;可以登上小金山桃花观景亭俯瞰桃花海,一览桃花海之壮阔;还可以驾车穿越百里桃花观赏走廊,享受花海中穿梭的惬意。视线所及皆是热情盛开的桃花。白色的桃花洁白如玉似棉,红色的桃花如绽放的杜鹃,还有那粉红色的桃花娇艳欲滴。

置身花海中,俯身亲近桃花,可以感觉到桃花的呼吸,它正在吸纳着天地之灵气,吐露着芬芳。行走其中,拾起飘落的花瓣,颜色以花蕊处向外逐渐变淡,或许深红、或许粉红、些许白色,自然而不留痕迹,正应了杜甫的那句:“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变浅红” 。才知道原来桃花的粉色有浓重之分,而深深浅浅的桃花海相连,除了震撼还突然有了美好转瞬即逝的唏嘘。于是气也不敢喘,眼也不忍眨,怕一怠慢就辜负了美景。人在花间,花在人间,人与自然完全融化在一起,心旷神怡,身处仙境。

林芝也是赏桃花的妙境。三月下旬,西藏大部分地方还未褪去冬天的银妆,林芝的桃花却已如藏族姑娘脸上美丽的高原红,如醉霞绯云般地争相斗艳。冰峰雪岭下,灼灼其华的桃花在青稞田间、小路道旁开得那么耀眼,这是青藏高原上的世外桃源独有的风情。也只有在林芝才能欣赏到这样的春景:冰川与桃花相结合,一半是仙境,一半是人间。

贵州,低调的“产花大省”

贵州山美水美,物产丰饶,贵州的春天当然也美不胜收。但赏花来贵州,却是一件相对小众的事情。

在贵州,油菜花并不以磅礴壮观取胜,而是甘愿当成背景,与村落或景观交相呼应。贵州安顺的油菜花海像是一幅田园乡村画,以村落为中心,茶园、峰林、油菜花围绕村落缓缓铺开,乡村烟火气与各式景观在这里和谐共存。最最独特的是,喀斯特锥形山点缀其中,像画龙点睛般赋予了金黄生命与活力。

黔西一带都是喀斯特地貌,山形优美,山上只有灰白的岩石和矮灌木,没有树林。因此贵州的油菜花景观以“立体多层,起伏跌宕”著称。如果说云南罗平的喀斯特峰林像是小岛,那么贵州安顺的峰林更像是“幕布”,山峦高大重叠地遮挡着油菜花田,油菜花若隐若现,让人忍不住一探究竟。油菜花与当地喀斯特地貌融为一体:漫过原野,涌上山麓,顺着地势蜿蜒伸延。

在贵州省西北部,毕节地区中部有一片绵延百里的原始野生杜鹃林,如一个“天然大花园”。繁花似海,姹紫嫣红,品种多达数十个,还能看到一颗树开多种颜色的花。

每年三月到五月的花期里,各种杜鹃花先后怒放,一丛红,一丛紫,一丛白,一丛粉,一丛绿……交错重叠,花山绵延。山风吹动,万花摇曳起舞,登高四望,美不胜收,令人陶醉,流连忘返。

因为你要做一朵花

才会觉得春天离开你

如果你是春天

就没有离开,就永远有花

——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