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版块内容

财富返回目录>

周恩来总理与周作民的两次会面

文 | 山   木

太平保险创始人、董事长兼总经理金城银行董事长兼总经理。

上清寺50 号是中共办事处(原为曾家岩),这儿也就是“周公馆”。

太平水火保险公司位于上海江西路200 号的旧址(原为金城银行大楼,建于1924 年,现为交通银行上海分行营业部)。

周恩来和周作民都是从江苏淮安土地上走出去的著名人物,一位是共和国总理,一位是金融巨擘。周恩来和周作民两位大家的两次会见,被后人传为佳话。

 

重庆初见面

周恩来和周作民的第一次会见是在1946年4月1日的重庆。其时,周作民在重庆游历。抗战时期,淮安属于苏北抗日根据地的范围,周边又都是日军占领区和沦陷区,消息隔绝,周作民已多年没有老家兄弟的信息,想派人去探视,但苦于无门,无法动身。于是转托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秘书伉乃如介绍,他去拜见了他的著名同乡时任中共驻重庆代表周恩来。

史料记载,1946年4月1日,周作民由伉乃如陪同,去了重庆上清寺中共代表寓所,拜见了周恩来。双方均未带随员,只是说“叙叙乡谊”“不谈政治”。  

与周恩来在重庆的晤谈,给周作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回来后周作民在当天的日记中完整详细地记录了他们两人的见面。“伉君先入,倏即来邀,仆役引余至客室,伉君告余谓,周君即出见,请稍待。须臾周君入,互相寒暄。余询曰:闻君生长于淮安,确否?答曰:是。余曰:尊府是否在驸马巷?答曰是,自十二岁离淮,未曾再去。余曰:上调下之先生系何班辈?答曰:是家伯,又六家伯,名崇尧,号峋之。余曰:调之先生曾在顺天府尹署见过,峋之先生曾在淮安见告。伉君曰:然则两君原系同乡。周君曰:原籍浙江绍兴,生于淮安。周君询余曰:尊府在淮何处?答曰:系马桩。驸马巷尊府坐西朝东,幼时曾经去过。君曰:先生记忆甚强,系老前辈。余曰:今特托伉先生介绍,一久仰大名,藉瞻风采;二舍弟现尚在淮,消息隔绝,接济维艰,拟派人往视,可否作书介绍?答曰:可。当将二弟姓名、住址记于手册,允书就送至渝行。又谓:余有婶母亦尚居淮,日前由新四军转电到渝,六家伯现寓扬州,时通消息。谈至此,余与伉君辞出。”

两位淮安老乡一见如故,周作民对周总理说有个胞弟周作屏在淮安,其生活费用直由他供给,当时淮安刚刚“第一次解放” 不久,因币制不同、汇兑不通,便想请周恩来转些钱去给他的弟弟,并掏出现钞来要交给总理。周恩来一口应承,还打趣说:“共产党再穷还养得起令弟一家,我通知当地政府照办就是了”。这令身在异乡的周作民深受感动。可见,周作民虽多年游走于各地,但兄弟情谊仍在心中珍藏。

周作民年长周恩来14岁,故此周恩来称周作民为“老前辈”。1902年周作民离开淮安时,周恩来还仅仅是4岁的孩童。孩童时期的他们曾经在淮安的驸马巷相遇过,与这次在重庆上清寺的见面至少间隔了44年。他们的下一次相聚则是1950年。

 

中南海再见面

1949年初,周作民滞留香港,与共产党人廖承志、章汉夫、乔冠华、潘汉年等均有联系和接触。当时在港的一批著名民主人如李济深、沈钧儒、郭沫若、黄炎培等要前往北平参加会议,周作民知道后表示愿意资助,促其成行。经过缜密思考,他指派上海金城银行国外部经理杨培昌与潘汉年密商,又作了周密部署,金城银行花了50万港币,租了一艘“华中号”商船,悬挂外国商船旗号,将这批民主人士安全送达天津。

新中国成立后,1951年6月, 一直滞留香港的周作民在周恩来的感召下,经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南汉宸的安排,由香港直飞北京。周作民一下飞机,即由乔冠华和金城银行总经理徐国懋陪同,驱车去中南海与周恩来总理见面。

周恩来紧紧握住周作民的手说:“记得上次见面在重庆,一转眼六年了,现在与那时情况大不同了。我曾说过,同乡、同姓颇难得,论年龄和成就您都是我的老前辈。只是,您我都少小离家,老大未回,真想念古淮城啊!”周作民忙说:“ 总理才智胜作民百倍,‘老前辈’更是愧不敢当,中国承平了,淮安也会慢慢好起来的。”这次会见,总理盛赞了金城银行对发展民族工业的历史贡献,并欢迎周作民回到祖国。周总理恳切地说:“新中国百废待兴,新民主主义的阶段是很长的,像周先生这样理财专家是有用武之地的。”

回到下塌的金城银行北京分行招待所,周作民心潮澎街,他没想到,一到北京,立即得到周总理的接见和礼遇,回想自己大半生为了金城银行的生存和发展,在政治的风风雨雨中搏击,有多少辛酸和苦理。周总理一句“现在与那时不同了”使他回大陆前的疑忠仿徨一扫而尽他深地感悟到自己个人的命运已与新中国的发展紧密联系在了一起。